? ? 李逸逝世35周年纪念辑 | Record Street yabobet,亚博——亚博网,亚博,亚博app下载,亚博百家乐

李逸逝世35周年纪念辑

7/24/15

Posted by



录音时变另一个人

谭桂莲与李逸隶属同一间公司──丽风唱片,虽然彼此的工作性质、环境皆不同,但这亦是一种缘分。

自1965年起在丽风唱片公司工作近50年的谭桂莲,对曾为“同事”的李逸有赞无弹!

人称“Ms Tham”的谭桂莲,早期虽不是隶属企宣部,但常有机会接触到当年大马首席歌星的李逸。她回忆当年李逸每次回到公司,都会主动跟所有同事打招呼,态度非常亲切,丝毫没有巨星架子。

“他还会买一些手信或纪念品送给大家,也会买一些零食请大家吃,像酸梅、糖果等。他当时去东马登台,就买了一套砂拉越的木叉和汤匙送给我。”

另外,对歌唱事业极为重视的李逸,也喜爱向同事询求意见,会问大家对他的专辑或歌曲的看法,也会很关心专辑的销售,“他是一位很专业的歌手。”

她还爆说李逸录音时也爱带大包小包的零食进录音室享用,“李逸在录音室还有一个小习惯,当他飙高音唱不起时,他只要按着自己手掌的虎口就能飙上去,而且唱得很有感情!”

录音爱吃零食

她表示,李逸这边厢可以很轻松的跟大家嘻嘻哈哈聊天玩乐,那边厢进入录音室,就彷佛变了另一个人,很认真、用情至深的演唱每一首歌曲。

“他喜欢为歌曲加入一些旁白,像他演唱的《外婆的澎湖湾》版本就与潘安邦的略不同,他自己就有加口白,他说旁白的语气的确很迷人。”

李逸的专辑从黑胶唱片走进卡带,离世后丽风也把他的专辑转印成CD。谭桂莲透露有数张李逸当年的黑胶唱片被炒至过百令吉,亦有粉丝竭尽所能搜寻收藏李逸的全套黑胶唱片。

李逸1980年7月27日意外离世后,丽风唱片接获来自全马各地唱片行源源不绝的订单,生产专辑的工厂虽然已经24小时赶工加印,市场上仍供不应求。

有些小地方的唱片行老板亲自来到吉隆坡丽风公司取货,甚至有人还直接去到工厂外排队,根本等不及唱片公司的货车运过去!

郑桂花:对歌迷如朋友

1. 如何认识李逸?

我是在1973年听了《长恨歌》就认识李逸。我当时应该是16岁吧!过后我就有写信给他,开始“书信往来”。

2. 欣赏李逸什麽?

我欣赏李逸的真,他都把歌迷当成朋友。

3. 有接触过李逸吗?

每次见到李逸多数是在巡回演唱,没什么机会接触交谈,都是匆匆忙忙。我真正接触到他是在1980年,他约我吃饭,使我受宠苦惊!这是令我最难忘的一天。

他对歌迷就如朋友一样。婷婷时常会说我很幸运,她说李逸第一次请歌迷吃饭就约了我,连她也不知道呢!哈哈!婷姐别吃醋啦!唯一遗憾是当天没与李逸拍到照片。

4. 追星过程有什麽趣事?

第1次追星是75年,在怡保,那是我第1次见偶像,很紧张,花了不少钱,偷偷瞒着父母去的,很惭愧……

谭国明:遗憾见不到偶像

1. 如何认识李逸?

李逸早期在新联出版的《16首成名曲》专辑,让我开始认识李逸,然后听李逸的歌、唱李逸的歌。不过当时我在念中学,还没有能力买卡带,都是向邻居借来听。《不如归去》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我还用这首歌来学李逸的抖音。

2. 欣赏李逸什麽?

喜欢他的歌声──刚中带柔,咬词清晰嘹亮,他的歌真的百听不厌。当然还有他那副英俊的脸孔。他唱歌越唱越好,越听越动听,尤其是他最后一张专辑《三年》,当时我还以为李逸是原唱,后来才知道李逸是翻唱,因为他演绎这首《三年》实在是太好了!

3. 有接触过李逸吗?

1978或1979年的时候,《丽风歌声处处闻》巡回演唱在和丰的大会堂举办,可惜我还在念书,没有多余零用钱买票进场看他表演,唯有和一班朋友骑着脚踏车去到大会堂外面等,看可不可以目睹偶像李逸一面,但在场外等了很久还是见不到李逸,最后还是失望而归!这是我唯一遗憾的事。

?

?

刻骨铭心的记忆

谢木主动写信鼓励他

70年代在电器店任市场行销的谢木亦是一名业余撰稿员,他发现李逸在《长恨歌》歌剧中表现得非常精湛,于是主动写了一封信鼓励他,自此2人便常有书信来往。

由于李逸都会把近况写在信中,谢木理所当然便拥有李逸的“第一手消息”,因此他当时在各报章撰写的专栏都是以李逸为主,甚至予人“谢木只是写李逸”的既定印象!

“我们第1次正式碰面是李逸去槟城登台的时候,我们一直以来都直接称呼彼此的真名──我是叫他阿标(李逸真名为李金标)的!”

虽然李逸贵为巨星,但他对待朋友十分真诚,“他有时候到槟城表演,会在中午时候特地到我工作的电器店找我一起吃饭;表演结束后也不跟大队去消夜,反而会跟我去喝茶聊天。”

现身婚礼轰动

谢木1977年结婚时,李逸偕同女友婷婷北上出席他的婚宴,“他当时很红嘛,一出现在我的婚礼马上引起轰动,他还送了我们一个大红包啊!”

他说,李逸对朋友很友爱、很关心朋友,“像他知道外界有流言,他担心会影响我,也常劝我不要只是写他,也可以写写其他人。”

李逸的专业态度更备受朋友赞赏,谢木说:“他从不顾形象演出,在邓丽君反串演唐伯虎的《唐伯虎点秋香》歌剧,他就化了一个丑妆,扮演一个傻子的小角色。不过他的滑稽台词和出色的演技十分抢镜,除了引起台下观众哈哈大笑,也让人对这个角色留下深刻印象。”

他还爆说李逸不只演出认真,连彩排也非一般认真,像演跪地就毫不迁就就直接大力跪下,往往表演完毕后双膝都有瘀青。“有一次演歌剧时,他还因太大力敲到头,结果直接晕倒在台上,观众还以为是剧情,直至工作人员把他抬回后台帮忙扇风,他才苏醒过来。”

自我要求很高

李逸自我要求很高,对自己的作品更要求很严谨,容不下一点儿瑕疵,尤其是对咬词发音方面要很清晰,可以为了一首歌词的两个字,重复录音2、3个小时!

虽然李逸已经离开我们35年,可是谢木从未梦见过这位故友,他颇为感慨的说:“不过还是会时常想起他……有些记忆仍然刻骨铭心,尽管几十年已经过去,可是有些事情,像我们一起出游、他来找我等等,彷佛都是昨日才发生!”

黄凤凤梦中的他还是白马王子

“丽风公主”黄凤凤眼中的李逸,就是公司很受宠的大哥哥,她接触李逸比较多的时间都是在巡回演出期间,“我们录音都是各别进行,私底下很少来往,除非是他刚巧回公司找老板,碰上我在录音就会来探班。”

他们只有上台前一刻才在后台聚一起,但那时候大家要专注各自的演唱,也就很少开口聊天;在这位晚辈印象中,李逸在后台都是很肃静的在一旁培养情绪。

“可是他一上台就会展现大将之风,他最喜欢穿白色衣服,所以他留给观众都是白马王子的形象!”

李逸与担任伴奏的“白天鹅大乐队”相辅相成,但他若觉得自己的表演不达标,整晚会很沮丧,吃消夜时就会很安静,“如果他那天feeling很好,他那晚吃消夜会疯掉!

台下的他很孩子气

黄凤凤直言,那个时候的李逸最可爱,“我很喜欢看见台下的那个他──很孩子气。我很喜欢听见他很孩子气的笑声,偶尔还会扮一些很滑稽的表情,也会故意提高声调、做出很无厘头的语气,完全跟他舞台上是100巴仙不同的样貌。”

“我从他身上学到要很敬业、很专注,敬业乐业的精神亦是受他影响。”

歌剧《云儿云儿》是黄凤凤与李逸第1次合作,贵为巨星前辈的李逸对后辈极为照顾,不只没让黄凤凤觉得压力,反而有他在会很安心,“他从来不会给我压力,还会用让人舒服的语气说‘自然点、无所谓、都是这样的、慢慢来吧’,对我们真的很好!”

晕倒苏醒立刻上台

李逸在舞台上趣事不少,在舞台后也曾发生状况。黄凤凤说有一回在槟城登台,李逸可能不太舒服,在后台突然晕倒,结果陪女儿跑团的黄妈妈赶紧把带在身边的云南白药救心丸给他服食,他醒过来就立刻上台,非常敬业!

“他有时会买一些糖果请我们吃,也因为有他在,有很多人会要请他吃一些特别的食物,让我们吃消夜时沾到他的光而有口福、有收获!”

他们的巡回团一般维持一个月,最短也要二三个星期,跑遍全马大城小镇,“我们都是以陆路交通为主,一团人分别搭剩3、4部车子,他通常是跟组团的陈飘逸老师同车,我就跟妈妈与邱清云大哥同一部车子。”

曾经梦过他几次

黄凤凤与李逸于1979年最后一次跑巡回时,不晓得为何,李逸被安排与黄凤凤母女同车,那趟车程中师兄妹俩聊了很多,“我觉得那是最、最、最温馨的一刻,因为我们有很贴心的谈话。”

不过,李逸当时谈话的口音和心态,并不像她平日熟悉的李逸大哥,“他说很羡慕我有宗教信仰,他说他太迟了!我当时也跟我妈妈说李逸大哥很奇怪。他那天好像有点很沮丧,可能当时出现很多竞争,他有压力吧!他有点消极……像是跟我们道别似的。”

李逸离世后,黄凤凤曾经梦过他几次,梦里的他都是在台上演唱,或者是要出场的快乐模样,凤凤姐笑说梦中的他还是白马王子,跟她有着很开心的讲话。

姚乙模仿李逸成名

凭着酷似一代巨星李逸的歌声和唱腔,姚乙在李逸去世后的隔年出道,推出的首张专辑《怀念巨星之歌》,收录了六七首原为李逸量身订作的歌曲,令其处女唱片销售量犹如狂风扫落叶,创下10万张的佳绩,也让姚乙被冠上“神奇歌手”的美誉。

姚乙与李逸的缘分,起源自一位小学同学推荐他听李逸的《等你告诉我》,当时年纪小小的姚乙深深被其歌声迷倒。“因为我们家里没有他的专辑,也没有唱机,只有偶尔去朋友家里选他的专辑来听。”

姚乙只收藏李逸的3张专辑,包括《醉歌》、《天伦歌》及《三年》。姚乙唯一一次有幸亲睹李逸的舞台风采,是他十六七岁时,跟随打工的老板去到距离家乡45分钟车程的芙蓉,观赏李逸的巡回团演出。

他犹记得当时李逸发行《醉歌》专辑,“他出场是带着微微笑容,气势跟一般歌星很不一样,会马上吸引住现场每一个人的眼光,连我们这些很喜欢听他歌的男生也觉得他很帅啊!”

他称赞李逸舞台魅力俱全,故他们往后也会刻意模仿李逸出场的步伐,“我是被李逸的唱腔吸引,他的唱腔很特别,他会唱得很用心,无论是感情、咬字、声线,都让人很陶醉。”

至于会模仿李逸,是因为有朋友说他的声线很有李逸的味道,让他开始每天研究和练唱李逸的歌,其后以李逸的歌曲参赛就让他成功得奖,自此参加歌唱比赛更必定选唱李逸的歌,“我每天工作回来,都会花几个小时练唱他的歌!”

至今出道34年,虽然已经逐渐奠定个人的风格,但是只要演唱李逸的歌曲,姚乙就自动会唱出其味道,“这些年几乎每一场演出都会唱李逸的歌,就算我不唱也有歌迷会点唱。我觉得唱他的歌曲蛮舒服,我也适合演绎他的歌,因为我本来就是这个路线的嘛!”

模仿李逸有赞弹

被赞声线和唱腔模仿得像李逸,但姚乙也难逃被小撮歌迷批评,指摘他欠个人风格,只活在李逸的影子下。对于这些抨击,他反倒很豁达,“理不到这么多,我们只能做好自己的本分,别人怎么讲也不在乎啦,反正不能听完全部人的意见。”

他解说当年唱片公司的制作概念就是希望他尽量模仿李逸,他只能尽力配合要求,“这不是很多人可以做到的事,也有很多歌迷是因此认识我。”,并满怀感恩的续说:“所以我是很感激李逸,因为他的关系,我才在歌坛奠定一个地位,还获得歌迷的支持。”

佩服求进步精神

姚乙直言在70年代,像李逸唱得好,歌剧也演得出色的艺人寥寥无几,李逸能够走红自然有他的吸引力,但李逸的歌唱事业也并非一直顺景,他克服困境求进步的精神是姚乙佩服的。

“听张少林说李逸也有失意的时候,因为有几张唱片销量没有太好,他心情也很沮丧,听说《日落日升》就好像卖不到1万张,原因是专辑都是全新的创作歌曲,歌迷不太熟悉吧!”

姚乙赞李逸在歌唱方面的精神非常值得学习,“他的进步空间很快,这可以从他上下两张专辑的表现就洞悉,所以他是很用心去揣摩歌曲。我也很佩服他把本地创作唱红,这是他的成功!”

姚秋风冒雨无牌驾驶追星

因弟弟推荐李逸的《爱的路上我和你》,当年只16岁的姚秋风自此就疯狂爱上李逸的歌曲,经常边听黑胶唱片边学习,后来玩乐团的朋友邀他试唱,他也选唱李逸的《绿岛小夜曲》,让朋友惊叹他的唱腔极似李逸!

对于朋友们的赞美,他谦虚说:“这让我还有点安慰啦!”,但他直言李逸有一些歌曲很难掌握,自己也只模彷到8成而已,“像李逸演唱的《夜行列车》音域很高,我必须要降一个音才能唱得上去。”

姚秋风称李逸是很好的歌手,“一些很有感情的歌曲,像很哀怨的曲子,由李逸唱出特别让人很感动,唱歌的技巧也很好。”

至于他模仿李逸最神似的是演绎《初恋诗》,并笑说参加歌唱比赛时,因这首歌曲难度高,杀伤力也很强劲,曾多次在比赛决赛无缘抽中此曲,让他饮恨许久!

所以他在2001年的比赛初赛就马上选唱《初恋诗》,评审之一的李俊雄还一度误以为是在播没有切换李逸歌声的VCD!

他形容,李逸对他而言是一位与众不同的巨星,曾试过冒雨无牌骑摩哆,从汝来到芙蓉观赏“丽风巡回团”,“李逸当时清唱一段《故乡之歌》,唱得实在太好!”

他说,李逸出场马上吸引全场每一个观众站立起来,掌声更从不曾停止,“他还是当晚唯一有收到花的歌手。”让坐在台下当观众的姚秋风非常羡慕!

如今也是唱片歌手的姚秋风笑说:“我当然想以他为目标,可是这并不容易,能够学习到像他这样已经很好。”

?

?

一起跑团成为死党

报导:覃小萍

人走,茶未凉。

李逸已经离开我们35载,可是他的好友们至今提起李逸,仍有人会热泪盈眶、感慨万千、深深怀念。

李逸28年短暂却璀璨的生命,在朋友们的记忆中留下极美好的印象。

他最爱吃羊角豆煎蛋

对于与李逸的感情,郑锦昌直接形容:“我们是死党”。他们与李逸结拜姐姐谢玲玲经常形影不离,他亦自喻他们仨为“铁三角”。

郑锦昌与李逸相识相交的过程,缘始于昌哥从香港回到大马,在当时“吉隆坡大歌厅”驻唱,对同场演出的后辈李逸颇为欣赏,2人逐渐变成无所不谈的好朋友。后来因常一起参加“丽风歌舞团”,加上一次跑团就要长达3、4个星期,自然培养出更深厚的感情。

昌哥如斯形容这位故友:“李逸很注重感情,他是很豪放、很癫的人!他是会愿意粉身碎骨去帮助朋友的人!”

忆起故友的点点滴滴,昌哥虽觉心酸,但也笑爆:“李逸最爱吃羊角豆煎蛋!真正原因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每次去祭拜他都会准备这道菜。其实他为人很无所谓──不管是衣食住行都没有特别要求。”

至于他印象中的李逸最喜爱的装扮就是长袖衣和夹克,“他很瘦,所以不爱穿T-恤。”

他们曾经结伴到波德申游玩,热爱摄影的昌哥曾替李逸拍过一张裸露上半身的“裸照”,但为表对故友的尊重,他不打算将照片公诸于世。

他们一班好友平日的最大消遣就是打卫生麻将。

郑锦昌亲手为李逸整理遗容

当不成李思佳干爹

郑锦昌认识了婷婷三四年后才结识李逸,他亦一直视婷婷如小妹,婷婷在一出歌剧中扮演“阿带姐”角色,李逸就常以“阿昌哥”和“阿带姐”的外号嘲弄他们。

李逸遇车祸前一晚(26日),昌哥与谢玲玲在他们的新居追看录影带,隔天早上就接获李逸被爬山虎摩哆撞伤入院的噩讯。

忆起当时的情形,昌哥感叹说:“身怀六甲的婷婷一整晚没睡在家等他……”昌哥和婷婷赶到医院才知道李逸伤势严重,李逸当天傍晚就不辞而别了。

李逸的身后事,由昌哥、谢玲玲南虹等好友协助处理,昌哥更毫无避忌,亲手替李逸化妆整理遗容,“我用海棉替他打粉并不算什么啊!有一位男歌迷看见李逸嘴巴喷出白泡,还怜惜的直接用手帮他抹去!”

李逸意外猝逝,已怀孕6个月的婷婷顿时茫然失措,李逸生前好友当时最放心不下婷婷。婷婷生产后,昌哥也帮忙推荐登台表演的工作予她。

昌哥说,李逸当初获知婷婷怀孕的喜讯后,开心得不断又跳又叫,“我们当时还在排着戏,他很兴奋说‘我要做爸爸了!’,还说要把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过契给我!”

不过因昌哥一直是孤家寡人,李逸去世后婷婷家人认为不适宜而反对,所以他最后也没有跟思佳正式上契。昌哥坦言对这些繁文缛节并不执着,倒是婷婷似乎有所介怀,一直以来都要思佳称呼他为“契爷”,但李思佳成长后,已鲜少跟父亲生前亲友来往。

“她大概一二岁时曾来吉隆坡探望我,我还带她们上去云顶玩。她牙牙学语的时候,我带了一堆李逸去世的纪念刊过去新加坡,她还会指着刊物上的李逸照片,喊说‘爸爸’。”

长恨歌》喷假牙

李逸在舞台上曾闹过很多笑话,昌哥说贵为巨星的李逸,丝毫不介意在台上“扮鬼扮马”,“我听说在演《长恨歌》时,他戴着两个假门牙,在飙唱最悲惨的最后两句歌时,假门牙竟然喷到台前,台下的观众已经哄堂大笑,他却像没事似的拾起假牙戴上,继续很专业的把歌唱完!”

由于李逸是福建人,他的广东话不流利,唯一让他特爱的粤语歌就是《愿君心记取》,因为他觉得歌词很优美,昌哥笑说:“不过他唱出来还是有浓浓的福建音。”

?

李逸逝世35周年纪念辑

唱红本地创作 带动原创

报导:覃小萍

李逸曾经唱红许多本地创作歌曲,被喻为70年代带动本土创作歌曲的佼佼者;其中《等我那一天》和《唱首情歌给谁听》,不只成为李逸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促使本地创作开始广受海内外歌迷/歌手瞩目!李逸可谓是把本地创作歌曲推向另一个新时代的推手!

李逸、李俊雄和丁冬的“铁三角”组合,缘起于1974年李逸的第4张唱片,该唱片主题曲《等我那一天》便是由李俊雄作曲、丁冬填词。

对“铁三角”组合带动了本地创作,李俊雄和丁冬谦虚表示他们3个人巧合在同一个时间遇上,本地创作在当时其实已定型,他们的作品在市场需求的情况下,就被收纳在李逸的专辑。丁冬表示早期的本地创作不成气候,“我们当时便有一个方向,就是要打响本地创作的品牌,所以自然而然就有铁三角的出现,并不是刻意的凑合。”

李俊雄称除了他与丁冬之外,70年代的本地音乐人尚有田鸣家飞等人,“歌迷们喜欢我们的歌曲,我们的创作受到欢迎,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肯定。”丁冬说李逸很重视他们谱写的歌曲,“他拿到新歌的兴奋感并不逊于我们。”

除了李逸,丁冬也经常鼓励丽风唱片旗下的歌手演唱本地创作,“像黄晓君黄凤凤邱清云等人都有在唱本地创作,我会鼓励他们唱创作歌曲,希望他们唱出属于自己的代表作品。”

被海外歌手选唱

除此之外,本地创作当时也广泛被海外歌手尤雅恬妞等人选唱,像邓丽君的《心中喜欢就说爱》、《心中喜欢就说爱》,都是出自李俊雄或丁冬的手笔。

丁冬说,本地歌迷基本上非常接受李逸演唱本地创作,他与黄凤凤等人合作的歌剧专辑《云儿云儿》,就是丁冬和李俊雄打造的纯本地作品,从故事至歌曲都是他们完成!

把李逸心事写进歌词

丁冬表示他们仨是知心朋友,台前幕后、为公为私都经常聚在一起,“譬如我们下午录音,中午时就会先去吃午餐,大家聊聊天也放松一下心情。”

他坦言,撰写的歌曲确实有很多是为李逸量身订做,“他有心事会跟我讲,我也会把要跟他讲的话写进字里行间。他也是知道的,还笑问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讲我啊?!”

他说《日落日升》就是他特地为李逸写的歌曲,“我了解他的情形,所以写的歌词会跟随着他的心境。”他还表示他会用李逸的语言写歌,尤其是歌词的句子构造亦受到李逸影响,像《等我那一天》里的一句“他是否依然爱我”,就是最佳例子。

“我们在公在私都有一点互相依靠,他会深夜打电话跟我聊心事;我们亦互相欣赏,他有时在舞台上的讲话,也会叫我帮他打腹稿。”

李俊雄笑说他与李逸当时都年轻气盛,加上初期大家不解彼此,又没有太多经验,在工作上常会因意见分歧吵架,但他们都只对事不对人,工作结束又嘻嘻哈哈聚在一块。

“我会创作一些比较新颖曲风的歌曲像《我有一个谜》给李逸唱,这些新歌与他习惯演唱的歌曲风格不同,自然会有一定难度,当他达不到要求,我们就要重复再重复,所以我们就有意见不同的时候。”

录音时怪癖多

但他赞李逸工作很尽责、很用心,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有要求,进录音室之前都会预先做好准备。丁冬也透露,李逸很多歌曲都是一气呵成,像《唱首情歌给谁听》大概录了1、2次就完成!

至于李逸在录音室的怪癖,丁冬说当他无法投入情绪时,就会有很多小动作,“录音室的门要关、灯一盏一盏的关,甚至在录《梦境》时,还把所有灯关掉,在一片黑漆漆下录音!”

他也爆说李逸也会因达不到自己要求而闹情绪,“他人很好,很少会跟别人吵架,当他自己气自己的时候,就会躲进洗手间。”

⊙销售量最亮眼的专辑:《三年

张少林保守估计,《三年》在李逸意外逝世后,应该创下超过7万张的销量,“因为这是李逸最后一张专辑,甚有纪念性,加上他突然离世,很多歌迷都抢购收藏吧!”

他说,同代海内外男歌手能与李逸在本地乐坛并驾齐驱的,大概只有罗宾唐尼余天费玉清黄清元,“罗宾你侬我侬》、唐尼你那好冷的小手》都有逾3万的成绩,黄清元的《苦酒满杯》也有差不多7万。”

⊙询问度最高的专辑:《长恨歌

李逸擅长歌剧表演,《长恨歌》更是好评如潮的作品。

张少林:他是很有气质的歌手

李逸离世前的最后两张专辑《天伦歌》及《三年》,均由张少林负责制作。对于李逸推动了本地创作歌曲,张少林坦承李逸的确会主动要求他的每一张专辑,至少要收录一首本地创作,像《三年》就有李俊雄的创作《过客》。

“李逸是一个很有气质的歌手,他很懂得如何处理歌曲,唱快歌就有很快的节奏感,唱慢歌就会很哀怨,加强抖音、少了鼻音等技巧;他唱歌会有一种共鸣感,自然能够带动本地创作,尤其是李俊雄和丁冬都会替他量身打造歌曲,所以他绝对是本地创作和本地乐坛的代表歌手。”

歌迷接受唱本地创作

尽管李逸曾唱红很多本地创作,但他也曾经遭遇滑铁卢,像《最长的一日》专辑由于收录大部分是新创作,据悉当年的唱片销售量欠佳。对此,张少林表示因专辑中的新歌流行度低,加上缺乏朗朗上口的歌曲,才会被坊间传为“最难卖”的专辑。

“但是李逸的歌迷一般还是很期待他的专辑有新歌,单从这一点看来,大家似乎都很能接受李逸演唱本地创作。”他说,本地创作歌曲在70年代崛起,亦与李逸息息相关,“李逸可以算是第一个演唱本地创作的本地歌手吧!”

他指出,当年的本地创作歌曲以情歌占多,曲风简单,歌词浅白又简短,很快就被歌迷接受,成为大街小巷、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当年的流行歌曲意味容易上口、容易记,很多人会听、会唱,像《唱首情歌给谁听》的音乐响起,大家就马上知道这是什么歌,就会跟着哼唱。”

李逸演唱版的《唱首情歌给谁听》由银石乐队伴奏,并由其领队戴良生编曲,除了在本地乐坛获得轰动回响,也曾经被台湾歌手倪宾翻唱!不过倪宾把歌曲改调后对外宣布是他的歌曲,不慎摆了一个大乌龙!

张少林说《唱首情歌给谁听》是模仿李逸的歌手必选唱的歌曲,像姚乙、黄永胜、乔鹏等;另外,同年代的男女歌手包括黄晓君、庄学忠等人,相信有不少于30位歌星都曾翻唱出不同韵味的《唱首情歌给谁听》!

Redbox李逸歌曲点唱排行榜:

1.唱首情歌给谁听
2.轻轻呼唤你
3.你曾经爱过我
4.不如早点分离
5.外婆的澎湖湾
6.春天里
7.三年
8.问白云
9.远处的歌声
10.舞伴泪影

Neway李逸歌曲点唱排行榜:

1.问白云
2.云儿云儿
3.紫丁香
4.绿岛小夜曲
5.海韵
6.外婆的澎湖湾
7.游子吟
8.送你花一朵
9.世界多美丽
10.马车夫之恋

?

?

要求完美

报导:覃小萍

谢玲玲与李逸因兴趣相投结拜成为义姐弟,当初的四兄弟姐妹,最后只有他俩留在歌坛发展,还进入同一间唱片公司。

李逸的星途有玲玲姐在旁指导,他去世后,婷婷有玲玲相伴度过丧夫的日子。

这种缘分,更浓于血缘关系的姐弟啊!

谢玲玲随新加坡歌手Simon Junior组成的巡回团到槟城演出,并透过方炯镔的父亲“远东歌王”方顺元介绍认识李逸,因大家情投意合,李逸随后与胡玉枝(大姐)、锺国强(大哥)和谢玲玲(二姐)结拜为兄弟姐妹,“我们结拜时还各有一枚戒指。”因意义极重,小戒指如今仍被她慎重的保存着。

在谢玲玲眼中,这个小弟单纯如白纸,为人随和、没心机,她也像大姐姐般在旁照顾他。“我们平时都直接叫名字,没有兄姐辈分之分,所以李逸也称呼我玲玲,但他一向很尊重我。”。尽管如此,对表演执着、要求严谨的李逸也曾对玲玲姐发过脾气哦!

玲玲姐说他们当时演出《飘香万里情》,她穿的裙子会配合歌曲《紫丁香》别上一枝紫色花,“后来我把衣服拿去洗后忘了扣上那枝花,结果李逸演出结束回到后台,我虽然已经马上向他道歉,李逸还是发了很大脾气,说这样不配歌曲!

他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脾气,但这个弟弟就是有什么都不会放在心上的。不过我也不怪他,这的确是我的错,《紫丁香》怎能没有紫色花呢?”

玲玲在她担正的《飘香万里情》有前卫的穿着沙笼出场,同场合作的李逸演出也“逼真”──话说他演被凌震下降晕倒,跌落时后脑不慎敲到接驳插头,当下真的晕倒在舞台上!

得知当爸最开心

李逸对表演的执着和完美性格,让他承受蛮大压力,玲玲姐爆说他们在后台吃饭时间,李逸一般都不吃,而且每次同台表演都要玲玲姐在旁替他“监场”。

“如果他那天表演有一点小小瑕疵,我们都不敢告诉他,否则他整晚就会很自责、忐忑不安。”

偶尔李逸与婷婷小夫妻之间会怄气,婷婷都会找玲玲姐帮忙,像碰上李逸压力或怄气不吃饭,玲玲姐就故意打开饭盒,然后只吃小口,便刻意喊说:“李逸,你过来看,今天的饭很好吃喎!”

李逸之后也乖乖把那盒饭吃完,“你看啊,他这么大个人还是多么小孩子脾气啊!”

忆起李逸生前点滴,谢玲玲百般滋味在心头,“我现在想起他最开心的样子……是他知道婷婷怀孕的时候。他当时很开心到处跟人说‘我快要做爸爸了’,连吃饭也会自己傻笑。他一直很期待有自己的孩子。可惜他离开时,还不知道是女儿还是儿子……”

去世前求到坏签

命运注定的说法虽然有点迷信,但发生在李逸身上的事,也不得不让谢玲玲承认这一点。

她与李逸合演的最后一个歌剧《告诉罗娜我爱她》,李逸演的角色在剧中也是参加摩哆比赛发生意外逝世,玲玲姐心痛的说:“好像冥冥中有安排……我们之前去到金马仑一间庙拜拜,婷婷帮李逸求签却求到一支下下签,我们还在跑团也不知如何化解。唉……”

李逸去世1年多后,谢玲玲曾梦到与他在舞台上表演《飘香万里情》,她苦笑:“可能是这部戏让我印象最深刻吧!”

曾经有一次,婷婷回新加坡娘家,李逸邀谢玲玲去看电影,然后在金河广场逛街、吃饭,还送了他从新加坡买回来的木雕猫头鹰摆设品,“他就是喜欢手工艺品,很cute的东西,绝对不会买一些很贵重的礼物送你。”

很喜欢养动物

李逸很喜欢小动物,生前饲养过一只白色富贵狗──“可丽”,“李逸去世后,婷婷搬来我家住,牠或许知道男主人不在了,每天都在婷婷身边跟上跟下。这只小狗最特别是吃水果,还特爱吃柿子!”

提及这段往事,玲玲姐的泪水忍不住直流,“婷婷在我家住时,我们最怕半夜有电话响,往往会被吓到跳起来……”

李逸生前爱做运动,像打羽毛球、保龄球,偶尔也会去钓鱼,“我跟他最常就是一起去看电影、吃东西,或者到联邦酒店打保龄球。我们的球艺不分上下,曾经打出300多分的成绩!”

李逸喊成李兔

谢玲玲等人是吉隆坡天虹歌剧院的签约歌星,每个月都领月薪,宛如打工一族,只要跑完丽风唱片巡回团,平日都固定在天虹歌剧院表演。

李逸虽没有签约,但只要他受邀到天虹表演一个月,每一天都会创下连场爆满的骄人纪录!玲玲姐是如斯形容:“李逸来一个月,就可以帮歌厅赚回一年的亏蚀!”

她说,李逸长得很帅气,5尺9的身高加上粉嫩的嘴唇,连早年陪伴恬妞来大马登台的恬妞妈妈,在舞台旁欣赏过李逸表演后,也猛赞李逸是帅哥,说若他到台湾发展一定会很红!

玲玲姐说李逸每到一处表演,必引来无数歌迷到场支持,尤其是在他家乡槟城登台最轰动难忘,“歌迷朋友都会拉扯他的衣服、拉着他的手不放,某些偏僻小镇的歌迷还故意把‘李逸’喊成‘李兔’,或许是要引起他注意吧!”

爱吃腌制芒果

谢玲玲印象中,李逸最爱的还有洋葱煎蛋,至今每年去拜祭李逸时也会奉上这道家常便菜;另外的印象就是李逸嗜吃腌制芒果!

“我们那时候去沙巴登台,住在歌厅老板香姐家中,香姐家外有种芒果树,李逸把生芒果腌沾糖、小辣椒、生抽就往嘴里吃,虽然辣得他一直流汗,可是他还是很享受!”

?

李逸与婷婷1976年在新加坡结婚时拍下的婚纱照。
李逸与婷婷1976年在新加坡结婚时拍下的婚纱照。

一场意外 打碎天伦梦

报导:覃小萍

缘分很玄。

来自槟城的李逸和新加坡的婷婷,一个在北马、一个在最南端,却被缘分牵引,在吉隆坡邂逅、相识、相恋、结婚;小夫妻满心以为可以牵手白头偕老、享子女福,一场毫无预警的意外,却打碎了他们的天伦梦。

一杯酸梅水结情缘

李逸与太太婷婷鹣鲽情深,夫妻俩满心期待迎接他们第1个爱情结晶品之际,李逸却遭受意外突然离世,对当时已怀孕6个月的婷婷冲击极大。

这次原本邀约婷婷进行面对面访谈,但婷婷以不愿再度勾起35年那段痛苦难熬的回忆为由婉拒,最终透过丽风唱片宣传人员谭桂莲牵线,婷婷终答允以短讯形式进行。

李逸去世后,婷婷返回新加坡生产,为遗腹女取名“思佳”,目前与女儿思佳定居新加坡。婷婷回应有关与李逸昔日的点点滴滴时,字里行间仍看得出对他的思念和爱意。

1971年,李逸赢得马来西亚广播电视台RTM举办的《全国天才园地歌唱比赛》冠军,从槟城南下吉隆坡发展,来自新加坡的婷婷则北上吉隆坡,两人在驻唱的“新大歌厅”邂逅,婷婷说:“这就是缘分吧!”

婷婷在过去的访问曾披露,当时李逸尚未成名,歌厅里没有人与李逸交谈,她见此便上前问李逸“要喝酸梅水吗?”,就这样与他结下情缘。

他做过太多浪漫事

追溯2人第1次约会的地点,婷婷答说:“The Ship咖啡屋。”并称赞李逸是很浪漫的男朋友,让婷婷想起还是甜蜜蜜的说:“他做过太多浪漫的事情了!其中一件就是他开着他的小绵羊,载我去兜风。那是我第一次坐,可是我一点也不怕,因为有他!”

婷婷说:“其实他是个很害羞的男生,第1句‘我爱你’他不敢当面对我说,只有写在情书里。后来就比较大胆了,整天在我耳边念个不停。”

李逸送给婷婷的第1份礼物,是一个很可爱的绵布娃娃。“他要我天天抱着它,就好像天天都看到他一样!要我天天都想着他!哈哈!现在回想起来,他真的好可爱喔!”

婷婷是李逸的初恋情人,李逸最吸引婷婷的是真诚。

“除了他那天真无邪,淘气又可爱的笑容之外,最重要的是他待人真诚,乐于助人,又有爱心!”婷婷说李逸很喜欢孩子及狗,他希望孩子出世后,便带孩子与狗一起去散步。

“记得有一次他竟然偷偷把一只流浪狗带回家,可是他的房东不允许他养狗,他只好送走它,他还难过了几天呢!”

虽然李逸35年前不辞而别,但他生前为哄婷婷而录下的那些声音档,都成了婷婷如今最大的慰藉。

“他做过让我觉得很sweet的事情就是,他用他那充满感情、富有磁性的声音,把情书里的甜言蜜语,还有对我的那份爱意,一一录下来。当时他说如果看不到他的时候,还可以听听他的声音啊!我还说:你真傻呀!可是没想到……唉……。”

李逸当时纯开玩笑的话竟然一语成谶,让婷婷不胜唏嘘。

二十四孝母伴爱女

据悉曾见过李逸女儿思佳的亲友表示,思佳模样长得颇像李逸,尤其是眼睛和鼻子最为相似,但因从未见过父亲,思佳对李逸有着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任职室内设计师的思佳为人低调,从来不愿在媒体曝光,李逸圈中亲友也已经超过10年未见过她,只透过婷婷口中得悉思佳的近况。今年35岁的思佳尚未嫁,因工作经常到中国、日本公干,二十四孝母亲的婷婷亦常伴左右,帮忙打点爱女的日常生活。

谭桂莲透露,据婷婷表示思佳不爱吃煎炸的食物,平日都吃得很清淡,“婷婷每次来拜祭李逸都是上午到,傍晚就马上飞返新加坡,要留她过一晚都不能。”

她说婷婷在吉隆坡虽只逗留短短十多个小时,但全程不时会跟思佳通电话,“她就是不放心这个女儿。”

婷婷在李逸逝世后返新加坡,生下女儿后就退出歌坛,只担任儿童歌唱老师,独自一人把思佳抚养长大。

?

(来源:中国报 2015年7月24日)

?




<< back


?